萬分之一緣 捐髓無損己身

2012年 11月 19日

(攝影者:鍾細南)

(攝影者:鍾細南)
世間上的無奈,莫過於病痛的無奈,而病痛中,大部分的病尚可藉醫療設備及其他藥物給予治療,但是需要做骨髓移植的患者,由於骨髓的來源必須由健康人體抽取,這就必須出自捐髓人的一分愛心才有可能達成,所以更是無奈。


其實抽髓對健康人並沒有什麼大礙,只是難免在心理上會有些許恐懼感,只要能化解這份恐懼感,那應該不是困難的事情,所以我現在開始呼籲這項工作。

破「身體相」的執著

記得去年,溫文玲小姐在美國即將獲得學位之時,突然發現罹患白血病須作骨髓移植,雖然很多人願意捐髓來挽救她的生命,卻不符合HLA抗原比對,才經由慈濟美國分會呼籲,發起抽血檢驗尋找合適捐髓者的活動。雖然有很多愛心人士響應,不過仍然沒有找到相符者,於是她只好轉而回臺灣尋找骨髓相合的有緣人,並在國內推廣骨髓捐贈的觀念。

國外器官與骨髓捐贈的觀念較為開放,我也感覺到臺灣應當呼籲愛的「心」與「身」的奉獻。「身」就是我們的器官、骨髓,都能夠奉獻,此乃破「身體相」的執著,「意」即在不捐害自身生命之下,我們發揮愛心,奉獻出我們所有。

我希望能呼籲大家共同來參與這項愛的奉獻,但我仍然躊躇著,將近十個月的時間,我為了這件事情不斷地尋找相關資料,我總是不能為了救一個人而捐害其他人的健康,因為每個人都如同我心中的一肉,總不能為了要那一塊肉而要割下這一塊肉吧!

在我找了許多相關資料後,據我所瞭解,我們可以付出而不捐傷自身。打個比方,就如他有一家工廠,我有一家工廠,我這一家工廠經營很順利,我現在有足夠機器在從事生產,而他的工廠即將面臨倒閉,我們只要將一兩部機器轉移給他讓他繼續從事生產,而我們這邊再另外添購新機器加入生產行列,使他的工廠如同酵母發酵般正常營運,有朝一日他也將會很發達,自己增加新機器以維持正常產量。

我的意思是健康人的骨髓抽取後移植到患者體內,在患者身上將發展出新的造血與免疫系統,同時我們自己身體又會再造新的骨髓,這就是佛陀所說的「不增不減」!我們身上的骨髓如不抽出,它不會增加,抽取之後它也不會減少,因為骨髓有再生的功能。

能救人是殊勝褔緣

所以我知道這情形之後,便決定要呼籲捐髓的活動,我這回從臺東、屏東、臺南到臺中,每個地方我一呼籲,很多人都願意響應,尤其讓我更高興的就是大學也回響熱烈。

前天我在兩個活動中呼籲,一個是中南部的教師聯誼會,老師們都踴躍響應,七百多位老師簽下捐髓同意書,另外在大專生的幹部會議上,聽到我的呼籲,全場五十七位年輕人都寫志願書願意做個捐髓人,不但如此,他們還表示回學校還要再呼籲。不論是大人或二十來歲的孩子,都有這分純真的愛心啊!

我第一站到屏東呼籲時,我說:「想要捐髓救人前,要先抽血20CC的血檢驗,我願登記第一號!」馬上有人問到:「師父,捐髓有沒有年齡限制?」我說:「有啊!五十五歲以下。你們各位五十五歲以下,十八歲以上,願意做個捐髓人的請舉手。」超過五十五歲的人就覺得很遺憾,而未滿五十五歲的人幾乎都舉手,我也要舉手的時候,我才想到:「我到底幾歲了?」我已經沒有資格!可見要救人也要看因緣,沒有這分褔緣,想要救一個人也沒有機會!要捐骨髓救一個人,這是「萬分之一緣」啊!

一萬人當中才有機會

找到一個骨髓相合者,這是很殊勝的因緣,假如沒有緣,基因種種條件無法配合,即使你有愛心也無處發揮。

佛陀之所以成佛,是因為他生生世世捨身救人,何況捐骨髓對我們本身健康並沒有影響,無損己身卻可以救人一命,所以我希望你們不單只是自己捐,自己捐的力量還小,我希望建立一個兩萬人的資料庫或者是五萬人、十萬人,若有十萬人的資料庫,患者得救的機會會更高,能有百分之九十五得救的機率。

諸位,等待骨髓移植的人生命可說是「倒數計時」,我們要加緊腳步趕快投入搶救生命的行列。病患的身體面臨天降的大災難,不只是他本身痛苦,他的家屬也痛苦不堪,天天在期待著一絲的希望,將心比心,我希望諸位能發揮這分奉獻的愛心!

※本文摘自《慈濟道侶》190期
菩薩不是土塑木刻的形象,真正的菩薩能做事、能說話、能吃飯,能尋聲救苦隨處現身。
Bodhisattvas are not idols made of wood; ,
real Bodhisattvas are people who eat, talk, , work, and relieve suffering in times of need.
證嚴法師靜思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