狗變狐狸的傳聞

(攝影者:林美宜)

(攝影者:林美宜)
從前,在日本一個小村莊裡有位年老的師父和一位小沙彌,老師父很喜歡下棋,每次只要一下棋就忘了時間。有天,隔壁村莊有人往生,要請老師父去做法事。老師父正在下棋於是就說:「等我下完這盤棋就去!」但是又一盤接著一盤地下,直到下午才急急忙忙地趕去隔壁村。


當法事結束時天色已晚,主人留老師父過夜,因為如果要趕回去,一路上需經過樹林、山丘,回到寺廟已經太晚,但老師父心想,寺裡只有一位小沙彌,如果不回去小沙彌會害怕,於是婉拒喪家的好意。喪家只好準備麵食和供養金給老師父,老師父帶著東西就加緊腳步上路。

摸黑趕路遇狐狸 裝神弄鬼心不定

經過樹林時,天色已暗,這時他突然聽到一些聲音,回頭看原來是隻毛色黃黑相間、長得很瘦弱的狗。老師父想趕走牠但狗卻不願離開,反而停下來和老師父大眼對小眼地相望。老師父為了趕路,只好繼續走,而狗也繼續跟在後面。

這時來到一個村落,他就問正在路燈下打陀螺的小朋友:「你們知不知道這隻狗是誰家的?」結果,沒有人知道狗的來歷。他又繼續走,狗也繼續跟著,漸漸地天色暗到已無法看清前面的路。老師父盤算著,還得走過一座小山丘,一定要有手提燈才行。

於是來到一間熟悉的店面想借手提燈,但又覺得無故借東西不太好,只好先問:「現在還有麻糬嗎?」老闆娘說:「正好剩下五粒。」老師父就請她包好後才問說:「妳有沒有手提燈?」於是老闆娘找出一隻手提燈,又準備一支蠟燭借給他。他又問老闆娘:「妳知道附近有人養狗嗎?」老闆娘回答:「我不知道誰家有養狗,但是曾聽說剛才你走過的那條路上有狐狸,常常會出來裝神弄鬼。」

老師父聽了心中起疑,一手拿著食物,一手拿著手提燈繼續趕路,而狗仍然跟著他,想到那位老闆娘的話,不免懷疑跟在後面的狗是不是狐狸所變,於是愈走愈害怕,腳步也跟著加快。走著、走著,老師父發現手上的麻糬不見,心想是不是被狐狸偷走?

越想越可疑,因此快到寺廟時他就一直大叫小沙彌的名字:「淨觀!淨觀!」小沙彌趕緊來開門。他回頭一看,狗仍跟在後面,就對小沙彌說:「快!快點拿掃把來,狐狸在後面。」小沙彌拿掃把出來並告訴他:「狗咬著東西。」老師父定晴一瞧原來就是他掉的麻糬,就說:「趕快拿過來。」小沙彌悠哉悠哉地走過去,一手摸摸狗的頭,一手把麻糬拿起來交給老師父,老師父對小沙彌說:「那是狐狸啊!你不怕嗎?」小沙彌說:「可是牠很乖呀!不像狐狸。」老師父因為心中有疑念,便叫小沙彌拿著掃把將牠趕走了。

三無漏學定身心 清淨智慧無疑心

老師父安下心來才想到問小沙彌:「剛才我叫你時,你好像是從鐘樓上下來?」小沙彌說:「對啊!我自己一個人好無聊。」「那你到鐘樓就不會無聊嗎?」小沙彌說:「我到鐘樓可以敲鐘,然後就有嗡、嗡的聲音,好像您在對我說話,我的心就能安定。」

老師父聽了心中震了一下,於是回過頭想看那隻狗還在不在?但是,狗早就離開,他就對小沙彌說:「靜觀,趕快拿稻草鋪在大殿旁。一小沙彌問:「要做什麼?」老師父說:「剛才那只是狗,不是狐狸,牠很瘦,一定是沒東西吃。而我的麻糬掉在地上,牠還能原封不動地咬回來!可憐的狗,牠一定餓壞,趕快去找牠回來。」

老師父心中懺悔,不應輕易被老闆娘的一句話所影響,懷疑狗是狐狸使自己失去定力。小沙彌自己一個人在寺裡,雖然無聊卻會去敲鐘,把嗡嗡的聲音當成老師父在對他說話,小沙彌的天真和智慧,令老師父很慚愧地反省:自己應該把佛陀的妙法穩穩放在心中,將戒、定、慧三無漏學運用在日常生活裡,遇到事情才不會產生疑心。

學佛就是要學戒、定、慧,「持戒」可防非止惡;「修定」則心不起疑惑;有「慧」則能分辨是非。而「心、佛、眾生三無差別」,小沙彌年紀雖小卻有真璞清淨的智慧;瘦狗也有守分不貪的志向。至於樸實的老師父也勇於懺悔,所謂「懺悔即清淨」;在那寧靜的山村裡,其實也潺潺地傳出佛法的清流。

※本文摘自:證嚴上人著作《談古說今》
「戒」是不起心動念;「定」是臨危不亂;「慧」能運心轉境。
Discipline is to, not give rise to , unwholesome thoughts., Meditative concentration is to , be calm under adversity., Wisdom is to , take control of our mind , and change our destiny.
證嚴法師靜思語